我站在岸的彼岸,暗暗的回望…… 伸手想触及不属于自己的天堂……
  • 2010-05-03

    一期一会(1) - [GO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ninaanan-logs/63183063.html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感情这种东西是一期一会的,错过了就什么都不是了……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些年他的消息也不是没关注过,甚至可以说有强迫症般的每条都没有放过。只是看完后学会了淡然。有丝无奈,除了淡然还能怎样,难道冲到法国拽着他的领子大吼:“你这个混蛋,快跟我回家。。。”想到这里,Gackt似乎能想象大野八字眉望着自己委屈的样子。心一下子柔软了下来。还是拿他没办法啊。。。揉了揉有些胀疼的眼睛,转身进了浴室取隐形眼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看着棕色眼瞳的自己。以为戴了有色镜片就会看不见你的存在了,原来一切都是徒然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もしもし,ga君?ただいま… 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那么个瞬间,Gackt以为自己又是在睡梦中,不过眼角渗出的冰凉却真实的告诉了自己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恩,おかえり… ”强装镇定的回答道。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一些。心中有种既难过又高兴的情绪堵住了喉咙,让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呐,下星期我会回国举行婚礼,ga君,请你一定要来好吗?”虽然是个问句,但大野声音里所带着的哀求是Gackt所不能拒绝的。不管自己的心现在有多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恩,好。”好像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会派人给你的事务所送请柬的。呐,ga君,谢谢你。”轻声的呢喃,软软的敲在了Gackt的心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挂断了电话,一切又不真实了起来,只不过现在Gackt希望他是自己的一个梦而已。太过残忍的现实,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包里抽出香烟,没完没了的点燃熄灭再点燃熄灭。一直盯着曾经一起用手指蘸颜料绘出的外人无法理解的那副画,眼睛干涩的难受,感觉隐形随时都会从眼眶里掉出来。突然,想起了什么,冲进了工作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