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站在岸的彼岸,暗暗的回望…… 伸手想触及不属于自己的天堂……
  • 2011-01-29

    木偶(7) - [木偶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ninaanan-logs/102637092.html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恩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每天都是炒饭= =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只会做炒饭/ - \啊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明就很好吃嘛,哼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你快吃了,要迟到了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,牙白。。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松本润拉扯着领带,拿着公务包冲出家门的时候,大野智缓缓垂拉着眼眉爬上了柔软的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天日出而息日落起床这样时差的事就发生在大野智身上。晚上一个人在灯下玩泥巴画画不亦乐乎,到了白天就裹在了被窝里,反正,讨厌出家门嘛。大野不知道自己是还没做好准备重新回到社会里去,还是真的只是这个所谓的家太舒适了,让自己不愿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松本润虽然脾气不太好,但对自己,大野智觉得算是仁至义尽了。捡回了自己的一条命,现在还收留自己。不管怎么说,大野的心中是感激的,但是,现在的自己什么都没有,只能每天早上做一碗炒饭来当默默的感谢。虽然…我只会做早饭。大野智挠着自己头发无奈的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里的电话铃急促的想了起来,大野没有去理会,等着他转接到语音信箱。不出意外,在吡的一声后,松本咆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。“大野智,你给我起床听电话!你听见没有!别给我装睡!起床,有重要事找你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松本的声音太响了,大野有点受不了掏了掏耳朵,慢吞吞的爬起来拿起电话,“莫西莫西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马上起来洗个澡然后再在我衣柜里选一件西服穿,再把你这些天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上,我一会儿回来接你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儿啊…”还没问完电话就被松本掐断了,“什么嘛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站在喷头下面,大野眯着眼睛,任热水冲刷着。就算这样热的也只是身体。将过长的头发向后顺着,抹去了镜子上的水雾,直愣愣的看着自己。肤色很白,遍布着各种疤痕,大的小的,爬在皮肤上,怎么搓也搓不掉,只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红印。嘴角咧出一丝笑意,是傻了么,那么肮脏的过去是没有办法忘记的,难道自己还妄想抹杀么。背靠向了冰冷的瓷砖。以为自欺欺人就能安稳的生活么,怎么可能怎么可能!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里还是会很痛。指甲掐进了肉里,再松开满是道道抓痕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松本靠着车窗不耐的来回转着圈,虽然一直知道大野做事比较蜗牛,但是这速度让他有点炸毛的冲动。皮鞋声在背后响起,“我们走吧。”松本猛的转身,有些被怔住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红色的衬衫,黑色的西服,用发胶定型了的头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大野重复道,“还有你的嘴巴可以合上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松本瞬间被大野的调笑弄红了脸,“谁有张嘴巴啊,那是因为你穿的太老土被shock到了而已,哼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油门被狠狠的踩下去,留下一串轮胎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

    ps:意义越来越不明,内牛T T我都不知道我想写啥,不过为了某个好妹子,努力更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